广东省扶贫信息网

融绿股权之争再升级:神秘人向香港证监部门举报

2014-11-23 17: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72| 评论: 0

摘要: 龙飞融绿股权之争越演越烈,11月19日,宋卫平高调免去现绿城房产总经理田强的职务,任命老绿城人应国永接任。四个小时后,田强领衔,绿城6名副总经理及4名区域公司总经理共同署名,发出《绿城集团管理团队联合声明》 ...

龙飞


融绿股权之争越演越烈,11月19日,宋卫平高调免去现绿城房产总经理田强的职务,任命老绿城人应国永接任。四个小时后,田强领衔,绿城6名副总经理及4名区域公司总经理共同署名,发出《绿城集团管理团队联合声明》,强调上述人事变动未经合法董事会批准,不予采纳。当晚,孙宏斌连夜飞往杭州,再一轮谈判开启。


两周前,这似乎还是一场温情脉脉的江湖义气剧;两周后,故事变得扑朔迷离,双方都在拼命争“话筒”,一出《罗生门》正式上演;未来会变成悬疑片还是战争片?


宋卫平发檄文正言行动


11月19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无论对于宋卫平还是孙宏斌。当天凌晨,绿城中国的股东宋卫平通过媒体发布了一份自己口述、他人整理的《我的反省与检讨》。这份检讨名为罪己诏,实际上更类似于檄文。大部分内容都为了证明自己接下来行动的正义性。“经过100多天,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致使客户担忧不满,合作伙伴委屈且受到不合理的对待”。


宋卫平强调绿城不属于宋卫平、寿柏年、孙宏斌。绿城属于整个社会、从业人员、合作伙伴、全体业主。“绿城是一个理想,希望绿城能够成为大同世界的实践者、建设者。”宋卫平在文中表示。


而在他看来,孙宏斌显然是“道不同”。“孙宏斌先生内心也应该有相应的善念和理想。但他们的表现在经营企业的诸项诉求中,把所谓盈利、所谓经营的成功,放在了首选,而忽略了企业所应有的社会属性和行业价值。”宋卫平表示,“融创和孙宏斌的基因,经过100多天观察,明显不融于绿城。”


于是乎,既然所托非人,宋卫平要纠错。他也认同对于股权交易而言,这是一种失信。但他还是要“守住对更多的人、更重要的道理的信用”。


17个小时过去,晚上6点,由宋卫平秘书撰写、宋卫平审核,并由绿城房产董事长寿柏年签署的免职令和聘任令发出。免去孙宏斌的忠实部下,现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强的职务,取代者是宋卫平的老部下,原绿城房产的执行总经理应国永,并宣布任免从11月19日起生效。


仅仅四个小时后,融创的管理团队开始反击,发布了《绿城集团管理团队联合声明》。强调新团队自7月7日履新以来,在销售方面取得的成绩以及对品质的坚守,并表示:“2014年5月22日,各方签署的关于绿城中国24.313%股份交易的‘买卖协议’及后续文件,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合法有效的”,且根据这些文件已经全额支付了交易对价,所以认为股份交易已经实质完成。而新组建的管理团队也得到了各方股东的一致认可,所以“任何一方股东单方提出的人事任命要求,现任管理团队是不予采纳的;任何一方股东或个别董事无权单独对管理团队发出任何指令或意见”。该份声明最后签署的除了田强外,还包括六名副总经理及四位区域公司总经理,据熟悉内情的人士表示,其中四位是原绿城的老臣子。


当晚10点,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从香港赶到杭州,又一轮谈判开始了。


神秘人举报


11月6日,孙宏斌曾在微博上发出了一份感慨,表示在做不到双赢时,“就保护你的员工的权益,保护股东们的利益,保护家人的平安幸福”。仿佛在告诉世人,他将在这场股权之争中默然离开。


事实上,《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通过参与谈判的知情人中了解到,当时双方一度达成了一致意见。从10月27日开始,双方就已经进行了几次讨论,但对于股权争议未能达成统一意见。10月30日傍晚,孙宏斌提出最后方案:交易复原,但宋卫平要将上海融创绿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50%的股份,转给孙宏斌,并且宋在上海项目中保留5%的股份,北京项目中留有100%的股份。当时宋卫平一口答应,双方均认为事情会告一段落。参与谈判的一方曾在事后表示,孙宏斌“以极其宽松的付款条件,并不过分的要价,挥手告别”。而事后孙宏斌也发出了宋卫平“永远是大哥”的真情告白。


然而绿城中国的另一重要股东九龙仓在得知这一方案后,考虑到自身利益投了反对票。双方最接近和平分手的一次谈判再度宣布中止。其后一个礼拜,双方再次会面,据称双方各执一词,最后不欢而散。宋强调孙降价卖房,惹出许多关于客户与合作方的麻烦事,而孙则指责宋收了钱却不卖股票。


双方的谈判也一直在断断续续中进行,到了11月10日前后,宋卫平提出了另一方案:宋签订股权交割协议,孙宏斌将执掌绿城期间与客户、合作伙伴及老员工等方发生的矛盾,逐条记录,并承诺解决。另外,再将宋卫平、寿柏年及夏一波(宋卫平妻子)剩余18%的股权一并出售。孙宏斌也同意就此方案进行谈判。但其后,宋卫平一方发现这一方案可能会引发一笔24亿美元债务的违约,这笔债务列明要求宋卫平方及九龙仓合计持股不低于35%,种种原因下,最后这一方案又一次流产。


其后,市场第二度传出一致行动人风波。今年8月香港证监会曾质疑融绿并购案中,融创中国和宋卫平属于一致行动人,需要按照香港法规进行全面收购,当时涉及全面收购的金额将超过200亿元。随着孙宏斌强力表态称“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弃这起收购”这一说法逐渐被平复。


但到了11月12日前后,又有绿城小股东向香港证监部门举报,再提出这笔交易双方宋卫平、夏一波、寿柏年及孙宏斌为一致行动人,应暂停交易。其后市场盛传,举报的幕后操纵者是宋卫平妻子夏一波,但该消息并未得到双方证实。


但就在举报风波发生同时,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宋卫平向孙宏斌表示,双方此次股权交易不恰当,建议只留下5%股权对应的资金作为订金,剩余资金尽快归还给孙宏斌。但对于这一安排,孙宏斌并不同意。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到了11月13日,融创向宋卫平方发出最后通牒,表示如果股权不交割,双方将以诉讼方式解决。


一周后,双方的股权之争延伸到管理层之争。11月19日,宋卫平、夏一波、寿柏年、九龙仓的代表,以及孙宏斌齐聚杭州,再一轮谈判开启。最终这场诡异的股权之争将如何结束,不妨拭目以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footerbott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