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财经网

86财经网 首页 科技媒体 查看内容

国家基站公司被指是垄断下的蛋:运营商都有小九九

2014-5-18 11: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94| 评论: 0

摘要:   企业观察报记者 单金良   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建设信号铁塔方面的真实情况一直令业界担忧。   为了一个仅有的基站地址,三大运营商往往不惜大打出手,互相倾轧。有时,为获得 ...

  企业观察报记者 单金良

  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建设信号铁塔方面的真实情况一直令业界担忧。

国家基站公司被指是垄断下的蛋:运营商都有小九九

  为了一个仅有的基站地址,三大运营商往往不惜大打出手,互相倾轧。有时,为获得一块建站场地,任凭开发商或者物业坐地涨价,付出三五倍

的租金成本。利益导向的无序竞争,导致在我国经济发达地区出现同一区域建设三个信号塔的情况,资源和土地大幅浪费,而在一些人口稀少或经济落后地区,各家又都很不情愿建设信号铁塔……

  历经近10年的博弈,今年4月30日,在国资委、工信部的撮合下,三大运营商暂时搁置了利益之争,宣布共同出资建设国家铁塔公司。

  据业内人士向企业观察报透露,该公司注册资金百亿元左右,有可能成为中组部任命一把手的第54家公司,在级别上将与目前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平起平坐。这家公司将直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管辖,业务上由工信部指导。

  三大运营商的公告措辞几乎雷同,特别强调了“共建共享”和“有助于降低网络建设和运营成本”,给外界一种“统一发声”的感觉。不过,他们还没有宣布达成一致协议,未公布成立的具体日期。

  据工信部的公告,三家基础电信企业正组织研究共同组建一家通信设施公司,负责统筹通信铁塔设施,进一步提高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水平,有利于降低行业的建设成本,最终惠及广大电信用户。

  国家铁塔公司:垄断下的蛋?

  电信产业长期关注的“网业分离”问题,因国家铁塔公司组建的消息而微露曙光。但是,国家铁塔公司并非一个完全市场化的产物,

  三大运营商在竞争中如何联合,如何平衡行业利益和自身利益,将决定铁塔公司能走多远

  中投证券的分析报告认为,运营商传统运营模式以重资产为主,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管道化”又给经营带来极大挑战,此番国家铁塔公司的成立有利于运营商降低运营成本和资本开支,专注于核心业务提升竞争力,有助于推进运营商转型。

  但是,多位电信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各方还未达成一致,所以国家铁塔公司的性质和定位、公司的治理结构、公司的盈利模式,以及公司的未来发展预期等各方面都存在不少变数。此外,由于国家铁塔公司并非一个完全市场化的产物,三大运营商在竞争中如何联合,如何平衡行业利益和自身利益,将决定铁塔公司能走多远。

  市场倒逼 政府搭台

  从2G到3G,再从3G到4G,电信网络的布局越来越密集,而在当下,城市功能越来越集中,土地越来越稀缺的背景下,三大运营商要想获得信号铁塔建设场地,难免发生激烈的竞争冲突,并付出巨大代价。尤其是4G时代,由于其高频特点,站址密度能达到2G/3G的两倍以上,挑战更大。

  而经过暗中竞价、耗资不菲,取得铁塔位置的运营商自然不会轻易把这一优势资源分享给对手,这就造成很多地方出现一家信号强、其他家信号弱,甚至没有信号的现象。

  “市场竞争的结果,导致区域内的位置垄断,乃至信号垄断,这就是市场的失灵,这就是政府没有规划的结果。”曾经在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工作多年的马先生(化名)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政府这个时候应该适当拨动一下了。”

  今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网络强国,推动4G建设提升。在此精神指引下,发改委、工信部随后很快发放4G牌照,并寄希望于4G牌照发放带动的通信业千亿投资对国家经济和信息消费的巨大促进作用。由此,工信部加快推动了国家铁塔公司的筹备和组建。

  此外,我国三大运营公司积极推动铁塔公司组建,还有另外一个动力,那就是来自于电信行业之外的竞争—以腾讯为首的互联网服务商。在移动互联网成为主流的今天,三大运营商明显受到虚拟运营商和OTT业务的冲击,语言业务增速迅速下滑。其中,中移动2014年一季度报告显示,虽然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8%,其纯利润则下跌9.4%。与此同时,4G网络的建设需要的基站密度更大,各家都需要投入千亿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

  C114中国通信网分析人士岳明总结称,无线网、业务网、传输网、核心网这些基本通讯网在整个行业中的投资占比逐年下降,而在铁塔、机房、管线等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占比快速上升。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一旦落地将会形成大量的沉淀投资,对运营商的财务报表造成不利影响。而且,在“营改增”完成之后,运营商的收入和投资能力又将被削弱。如此背景下,开源节流成为必然,如何更高效、更节省费用地建设和运营铁塔,成为运营商们心照不宣的选择。

  铁塔公司的使命

  “设立国家铁塔公司的初衷是减少重复建设,现在已经出现很多的重复建设了,还有多大的意义?” 三大运营商的合作伙伴、企业云计算提供商世导集团创始人、董事兼CEO嘉识登(Justin Mallen)对《企业观察报》记者直言。

  一位匿名的中国电信分析人士也对《企业观察报》表示,如果三五年前成立,减少重复建设的效果将会比较明显,这正是利益博弈带来的无奈后果。

  相关信息显示,几乎在10年前,业内就在呼吁统一建设,避免浪费。

  不过,“亡羊补牢,未为迟晚”,现在做的是处理好存量和增量的问题。在他看来,在存量方面,有望进行合并,在增量方面,运营商们可以先开发一些有共同目标的地区。

  腾讯的一篇分析文章称,“每个基站的成本平均约100万元,而后期的运营成本非常高,每个基站的支出通常高达数百万元。其中,网络维护成本最大的就是电费,运营商为此要付出百亿元。”某业内人士说,“如果三大运营商联合关闭10万个基站,可减少支出将超过2000亿元,退还土地面积将达数万亩。”

  根据目前的政策,各大运营商可以选择租用铁塔,也可以选择自建。“实质是,将某些因站址资源和城建管制不得不共建共享的基站,比如火车站等公共场所的基站交由铁塔公司运营,避免了单纯靠行政命令共建共享不能维系下去的问题。不过靠市场手段才能走得长久,因为运营商都不愿当冤大头,所以才会都愿意交由第三方做共建共享的基站。”一位匿名的业内人士分析称。

  主导权之争

  那么由三方共同入股组建铁塔公司,哪家运营商会是大股东?谁来主导新建公司的未来发展?哪家公司派人担任董事长或总经理?系列问题悬而未决。

  本报了解到,目前有至少两种方案,一种是三三制平均入股,二是按照现有的铁塔或者基站数量进行入股。数据显示,2G/3G时代,三大运营商基站建设总量超过140多万个。其中,中国移动至少70多万个,中国联通40多万个,中国电信约30万个。

  很明显,中国电信的基站数最少,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中国电信更希望起到主导作用,一是希望最低成本推动4G网络建设,二是因为它控股的中国通信服务公司(中通服)一直在国内主导铁塔的建设。

  《经济观察报》从接近中国移动的知情人士处获悉,目前暂定的三家公司股权分配方案是,中移动将占有最大份额,估计约为40%的股份,其余两家各占30%。这一说法尚未得到官方的正式确认。一位分析人士认为,或许考虑到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都想主导的现实,目前的股权结构更为平衡。

  “没有大股东,三个投资者,一个控股方。”电信分析人士付亮如是说。一位前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的匿名人士告诉记者,没有大股东有助于平衡各方关系,在此情况下,由国资委某副主任担任一把手或许有一定的深意,其他负责人则由各大运营商的副总裁兼任。

  运营商们的小九九

  但是,无论如何分权,今后三大运营商不再自建基站,而是租用国家铁塔公司的基站,维护工作也交给国家铁塔公司的做法已是大势所趋。

  那么,当铁塔和基站不再是各大运营商竞争筹码的情况下,三大运营商的竞争优势及核心竞争力必将面临挑战,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三大运营商将面临来自业务结构的巨大调整,以及重塑竞争优势的迫切要求。

  所以,当下,国家铁塔公司积极组建的背后,三大运营公司的心情还是非常复杂。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在有限竞争市场环境下,网络覆盖质量已成为核心竞争力。共建似乎容易,共享之路漫长。

  为了保持核心竞争力,运营商们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大家都不愿意把自己辛苦建设的铁塔拿给对手用。中国移动西安公司的一位行业产品经理表示:“我们当初为了基站覆盖不惜一切代价,没想到国家一句话,成立国家铁塔基站公司,我们就悲剧了,后悔了当时重金垒砌的铁塔,后悔了给‘钉子户’高额的租金……”

  “运营商不可能把自己的命门交给铁塔公司。”一位匿名的运营商内部人士表示,“其实最适合此种(共建共享)方式的应是管道和杆路,但无论是铁塔还是管道、杆路,租用方式长期看都会增加自己的成本。在有资金的情况下,租肯定不如自建,就跟现在国家不让虚拟运营商建设传输线路一样,许可就是一个赚钱利器。”

  此外,要满足不同运营商不同频段的信号需求,也存在不少的现实问题。一位电信业内人士表示,各运营商的信号频段不一样,覆盖能力也就不一样,举个例子,电信每500米一个站就可以覆盖,如果联通或者移动200米就要一个站,那这些铁塔的选址谁来规划,怎么规划,怎么出钱等,都是细节操作上的难点。

  电信资深分析人士付亮也表示,成立国家铁塔公司,并不能解决三大运营商基站选址问题,相反,反倒可能影响4G网络建设进程。

  新浪科技的一篇分析也表示,如果运营商不能掌握铁塔、基站等设施,还要通过其他公司来代为管理,那么将连最基本的网络优化都会受制于人。无论中国移动还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都难以掌控网络的自主权,网络信号的优化也难以保障。

  另外,铁塔业务的外包还可能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一场故障可能很长时间也不会发生一次,可一次故障来了就是场大风暴,对方是否会及时配合?”业内人士也有所担心。

  垄断之忧

  国家铁塔公司的成立从级别上也是央企,而且它将独家负责三家运营商的铁塔建设,这引发外界垄断之忧。“到时候铁塔资源都在这个公司那里,它又不直接面向消费者,没有竞争对手,没有压力,要是办事效率不行、建站质量不行,影响到我们的运营服务,那岂不是有麻烦了。”一位广东联通人士表示很担心。

  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也表示,对于组建铁塔公司一事,应该用新市场经济的方式解决问题,而不是回归政府垄断时代。中国移动某子公司经理何小姐对本报记者直言,由政府主导搭建起铁塔公司违反自由经济的竞争发展原则,从运营商角度来看,虽然有现实的需求,但是对这样的操作方式也持疑虑态度。

  目前,中通服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电信基础设施公司,业内也呼吁,其实完全可以以中通服为基础,再整合现有其他服务公司。

  资料显示,中通服是我国内地最大的电信基建服务提供商,并提供业务流程外包服务及应用。由于中国电信为其控权股东,中移动亦持有8.78%的股权,2013年,中国大陆的电信营运商为其贡献了63.3%的营收。不过,就如何处理中通服与国家铁塔公司的关系,目前尚未定论。

  此外,铁塔公司的建立,同时剥离了三大运营商的建设资源。“且不说剥离资产和人员的难度,即便成功剥离出来,三大运营商的网络必定有很多重复建设的地方,整合成一家基础网络公司必定要撤掉不少重复建设的基站,这就涉及大裁员。”有分析如此表示。

  电信分析人士蔡雄山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国家铁塔公司相当于对铁塔建设进行了重组,而铁塔的投入只是占整个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10%-20%,远远没有达到网业分离、网络共享的阶段,电信行业基础设施的重组之路刚刚开始。考虑到铁塔公司类似于水电等基础设施服务商,其利润应该不会太高,加上垄断企业的效率低下,这可能会迟滞激增的4G基站需求。

  “国家铁塔公司的建设是网络强国基础设施的顶层设计,如果没有4G网络建设的目标与困局,就没有铁塔公司现在的组建。它为破除4G网络基站建设的困局而来,做不到这一点,铁塔公司就是一个过渡式的、死局垄断型的运营体。”一位长期研究电信业的专业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

  链接

  基站建设已成运营商大包袱

  城市规划、市政工程建设、沟通成本……当下,一系列难题让基站建设成为我国三大运营商又爱又恨的一个大包袱。很多基站刚刚建立就被拆除,甚至有些还处在方案期就已搁浅,原因就是与当地政府的发展或者经济利益发生冲突。

  此外,运营商在与地方政府以及小区物业和居民的沟通方面也面临诸多困难,相关的社会矛盾屡次发生。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3年期间,上海电信共拆除了116个站点,其中涉及居民问题的就有34个;2013年,上海移动在TD网络的建设中,因未选到合适的地点、建设受到阻碍的基站数量约占整体规划数的20%;自2011年以来,上海联通已拆迁宏基站432个(含在建中被拆除站点),并且拆迁基站数量逐年递增。可以说,基站的选址建设已经成为运营商“既耗物,又累心”的包袱。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将基站建设这个包袱甩给国家铁塔公司,运营商节省了基站建设和运营成本(机房、铁塔和管道等基础建设成本约占运营商无线网络投入的10%-20%),避免了沟通难题,可将主要精力放在以数据业务为主的增值业务上。

点击进入【股友会】参与讨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footerbott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