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财经网

86财经网 首页 管理 查看内容

中年孟凯的资本漂流记

2014-5-18 11: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1| 评论: 0

摘要:   “中国餐饮第一股”湘鄂情要变成一家以环保和影视为主业的公司,湘鄂情董事长孟凯如今把自己定位为乔布斯的“门徒”,开始学习苹果公司   孟凯要做电影。   按照计划,一年后,他会是两家电影公司的老板。 ...

  “中国餐饮第一股”湘鄂情要变成一家以环保和影视为主业的公司,湘鄂情董事长孟凯如今把自己定位为乔布斯的“门徒”,开始学习苹果公司

  孟凯要做电影。

  按照计划,一年后,他会是两家电影公司的老板。3个月前,孟凯刚刚成为两家环保企业的大股东。一年前,他试图控制一家旅游行业的上市公司。在此之前,他的身份主要是一家上市餐饮企业的“掌门人”。

  孟凯是湘鄂情董事长、总裁。如今,他把自己定位为乔布斯的“门徒”,开始学习苹果公司。

  搭档万钧说孟凯对商机敏感。孟凯自己说喜欢餐饮,不懂环保,却又不得不寻求转变。这一年多,他先后在餐饮、旅游、环保、影视4个不同的行业,投资并购多家企业,他一直在寻找和适应新角色。

  45岁的孟凯,此前在创业路上一帆风顺,人到中年,却不得不离开喜欢靠着的太师椅,开始在资本市场中漂流。

  再搞搞餐饮

  2012年4月16日,孟凯召开媒体见面会,宣布进军快餐和电商领域。

  “麦当劳能做的,为什么我不能做?”彼时,孟凯希望借助新收购的味之都62家快餐门店,提升湘鄂情的盈利能力。

  与此同时,孟凯筹划推出网上购物平台,出售湘鄂情快餐店盒饭,以及果蔬产品。“打开电脑,上上网,把钱交了,你的午饭就有了。”孟凯很兴奋。

  孟凯的第一家餐馆1994年开设于深圳蛇口,4张桌子,自己砌的炉子,二手的空调。他常常向各种餐馆老板取经。“那时候就买了台电脑,坐在吧台用EXCEL表格统计菜品,跟别的小餐馆老板不一样。”孟凯的助理刘许川回忆。

  孟凯的小店生意很火,一年之后就有了分店。1997年,他在第一家店的原址开设酒楼,命名为“湘鄂情”(他是湖北人,妻子是湖南人)。孟凯曾是武汉重型机床厂的子弟,18岁接班进厂。他看着身边的班长,想着自己的未来,最后选择辞职,南下深圳打工。在南海粮食公司,从一名普通工人做到了监督员。他觉得以自己的学历,这个职位已经做到头,不久就与妻子经营起夫妻店。

  “孟凯是个很自信的人,总是觉得自己很牛。”刘许川介绍。1999年,孟凯到北京开设高端酒楼。第一家店选址在定慧寺,附近多是政府机关家属区。孟凯爱交朋友,常常一个个包厢轮流向顾客敬酒,结识了不少人。他的湘鄂情飞速发展,分店越来越多,到2009年,已经实现上市,成为“中国餐饮第一股”。

  孟凯原本计划在2012年开拓新业务,不料却遭遇了人生的最大挫折。

  2012年底,中央发布“八项规定”等要求,提出要“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遏止“三公消费”等政策出台后,高档消费严重受挫,餐饮、酒店、白酒、奢侈品等领域市场纷纷下滑,与公务消费关系紧密的高端餐饮首当其冲。

  据商务部抽样调查,当时,北京地区高档餐饮企业一个月内营业额下降35%,上海下降超过20%。整个行业进入寒冬,湘鄂情开始亏损。

  2013年2月底,孟凯带领高管团队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湘鄂情放弃高端路线,全面向大众餐饮领域转型,主做快餐和团餐业务。孟凯把湘鄂情酒楼的定位转向家庭聚餐,主推低价菜品。他把味之都快餐从上海移植到北京等城市。此前一年,他已收购北京龙德华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这是一家经营企业、医院等食堂餐饮、盒饭的企业,收购价格为8000万元。

  亏损每个季度都在增加,大众餐饮没能成为孟凯的救命稻草。2013年后,湘鄂情数家门店出现亏损。孟凯先后关闭了13家酒楼,却依然未能扭转亏损状况。财报数据显示,湘鄂情2013年亏损5.64亿元,前一年尚盈利超过8000万元。

  “往大众餐饮这个方向转型也转不过了,没得路走。”孟凯向《南方人物周刊》记者表示。

  孟凯说自己没有放弃快餐和团餐业务,只是慢慢干着。不过,公司整体亏损大,新业务难以支撑。大众餐饮资产孵化期需要3年时间,无法迅速盈利,微弱收益填补不了高端餐饮的巨额亏损。

  按照股票市场监管规则,上市公司连续两个财年亏损会成为特别对待的股票,即ST股。孟凯坦承,如果不转型,湘鄂情2014年无力扭转亏损局面。一旦如此,连续亏损两年的湘鄂情将戴上ST的“帽子”。

  “我们建议他(孟凯)今年就干到ST去。”刘许川向本刊记者介绍,从亏损到摘牌,孟凯海有3年时间实现扭亏。2012年开始进入的团餐领域,孟凯曾称,湘鄂情的目标是进入大型医院、学校、企业甚至军队食堂。“这是个变态行业,只需输出管理和服务,成本少、风险小、盈利稳定。他觉得是可行的,只是需要时间。”刘许川称。

  孟凯等不及了,他想尽办法要在2014年实现扭亏,以避免成为ST股。“他觉得丢人,他一定要在近期把利润搞成正的。”刘许川透露,成为ST股,湘鄂情融资会受到限制,没有资金,公司下一步发展只能寸步难行。

  收购几家能够快速盈利的企业,帮助湘鄂情扭亏,成了孟凯最直接的选择。

  学学“乔布斯”

  “我是看到自己亏得已经快要跳楼了,5.64亿,还不转型,想死啊。”孟凯选择转型的领域,不再是餐饮,而是完全陌生的行业。

  “做了半辈子的东西,突然不做了,惋惜肯定会有。”湘鄂情副总裁万钧告诉记者,转型之初,孟凯有过低落时候,但在员工面前,他一直表现得很自信。万钧说,孟凯对转型几乎没有犹豫,很快就下了决断。

  孟凯下定决心彻底转型,“充分相信习总书记是下定决心(遏止‘三公消费’)”。国家不支持的产业,他不做。他说自己必须找一门生意,托住湘鄂情的大盘子。

  “今年6月30号,湘鄂情的高端餐饮都会剥离出去,其他餐饮业务也会逐渐剔除出上市公司。”孟凯向本刊记者介绍,湘鄂情未来将是一家主业为环保和影视产业的公司,与餐饮无关。

  “我们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政策,党说干啥就干啥,党说要治理大气,我们就要治理大气,党说文化好,咱们就干文化。”国家对于环保问题的重视,让他盯上大气治理。

  2013年,雾霾笼罩大半个中国,政府开始发力治理大气污染。当年9月,国务院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通知》,一个月后,中央财政政预拨当年预算50亿元,治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

  孟凯则忙着寻找能帮助湘鄂情扭亏的收购项目。有一家中介机构在调研环保产业,推荐孟在这一行业寻找收购企业。孟凯了解到,国家政策正向环保行业倾斜。

  过去,孟凯只在湘鄂情与朋友吃饭,招待朋友的都是厨师刚研究的新菜。每次新菜上桌后,他都会把厨师痛骂一顿,除非这些新菜完全符合他的口味。湘鄂情的企划宣传总监江忠说,只有孟凯尝过,新菜才能写上菜谱,或者淘汰。“他的味蕾不同于常人,很苛刻。”

  去年7月以后,孟凯的热情发生了变化。“深圳的朋友来北京,好几次都是在他的办公室吃,菜很简单,他不像以前那样尝新菜了。”刘许川觉得,如今孟凯所有的重心都在环保产业,他与朋友聊天几乎都是关于环保。

  2013年9月,孟凯想收购一家炭基肥工厂。调研期间,孟凯看到这家工厂的原料是生物质炭,价值更高。问炭来自哪里,老板说刘勇有炭。

  这是孟凯第一次听说刘勇。刘是国家能源局专家组成员,他与搭档李欣拥有23项发明专利。孟凯说刘勇有一摞摞的个人奖项,却很缺钱,他们的发明专利中,有19个项目抵押给当地银行贷款。此前,刘勇的合肥天焱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合肥天焱”)主要靠出售技术为生,还聘请了一名德国生物质炭专家。

  寻找环保项目时,孟凯只看技术和专利。“这公司有没有过硬的专利,因为什么没有利润?”刘勇的23项专利和德国专家打动了孟凯。“他的专利如果没价值,银行为何给他抵押贷款?”

  “专业的技术,只有科学家懂。”每次去调查环保企业,孟凯都会聘请一支参谋团队,他们由上海环保局总工程师和环保企业高管组成。他一般会找两组专家一起看项目,之后相互交流观点。“专家们在一起常常会‘打架’,有不同的看法。”孟凯站一旁听,他谁都不全信,根据专家的观点,自己做判断。

  2013年12月,湘鄂情与合肥天焱合资成立合肥天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湘鄂情持股51%;两个月后,湘鄂情继续收购合肥天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49%的股权,完全控制公司原有专利技术和设备。

  当年7月,他通过单晓昌,达成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收购意向协议,单是这家公司实际运营人。这是一家硫回收企业,主要涉及大气治理。

  孟凯收购的环保公司,规模都在50人以下,掌握多项专利技术,没有厂房,所有生产环节由其他企业代工完成。“有专利,生产外包,学的是苹果。”孟凯说,湘鄂情未来只收购这一模式的企业。

  据湘鄂情公告,2014 年第一季度预计公司餐饮业务依旧亏损4000万元左右。新收购的天焱生物与晟宜环保最高盈利则可能为8000万元,湘鄂情预计将实现扭亏。

  拍拍影视剧

  环保并不是孟凯的唯一归宿,他依旧缺乏安全感。孟凯把湘鄂情曾经失败的原因归结为“只有一个主业”,他再也不愿承担单主业的风险。

  今年3月,湘鄂情突然宣布进入影视行业,预收购两家影视公司各51%的股权,分别为笛女影视和北京中视精彩,约定两公司2014年净利润如果均不低于5000万元,湘鄂情将以不低于10倍市盈率的价格完成收购。

  刘许川透露,孟凯最想做的是文化产业,这是在转型之初最先考虑的领域。文化产业屡受政策支持,今年初,国家对文化企业所得税优惠至15%(注:未经优惠的企业所得税率一般为25%),孟凯只愿跟着政策走。

  孟凯不是第一次做影视。湘鄂情在北京的第一家店位于西四环的定慧寺,附近是各色机关家属区,包括广电总局家属楼。在定慧寺,孟凯结识了不少影视圈的人。2002年,他甚至赞助北京电影学院78级同学会(张艺谋、顾长卫正是其中代表)。孟凯自称,影视圈基本上没人不认识他。

  2003年,湘鄂情发展顺利,孟凯手握大量资金,开始涉足影视制作行业。他先后担任电视连续剧《搭错车》等7部影视剧的总监制或出品人。孟凯说自己懂影视,能掌控这一领域。

  孟凯与笛女影视总裁熊诚、北京中视精彩总裁傅晓阳相识超过10年,曾经一起拍过电影。他说这次只是重回熟悉的领域。他此次急于进入新产业,却没有资金。孟凯研究了张国立与华谊兄弟、宋柯与韩国SK电讯等并购案例,最终选择了一种特别的并购方式。此次收购两家影视公司,他采用预收购方式,双方对赌2014年业绩,一旦业绩达到约定预期,交易才能进行。“我没有钱,而且对赌未来业绩,更可靠。”孟凯说自己用了一个“没钱人的做法”。在这些交易中,湘鄂情需要预付2000万元给对方。公司律师认为,如果对方明年毁约,湘鄂情的2000万元预付款也会有难以收回的风险。

  试试资本运作

  为了扭转业绩,孟凯多次尝试借助外界资本市场博弈。

  2013年4月,孟凯尝试举牌上市公司三特索道,成为国内资本市场关注焦点。

  这年2月5日开始,孟凯多次在二级市场买入三特索道的股票,持股比例直逼第一大股东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发展总公司(下称“东湖高新”),这是武汉国资委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孟凯的举牌行动很快被大股东发觉,后者迅速组织反击。2月19日,三特索道宣布停牌。不久,三特索道公布定增方案,拟向包括公司高管在内的9名特定对象发行3000万股股票,价格低于孟凯买入价。这一方案被外界定义为“毒丸计划”,意在阻止孟凯举牌。“如果完成定增,孟凯股权会被稀释,想成为第一大股东,代价更高。”一名餐饮业内人士分析。

  孟凯并未放弃。此前,他曾先后减持湘鄂情股票,套现约1.8亿元。三特索道公布定增预案次日,孟凯再次买入88.25万股三特索道股票,之后不断增持。直至4月18日,孟凯先后14次购买三特索道股票,合计占后者总股本的10.04%。此时,武汉东湖持有三特索道14.64%的股权,比孟凯多出4.6个百分点。孟凯如果继续增持,可能成为三特索道第一大股东。

  “第一步,我是要跟大股东持股一样多,成为同一大股东,双方共同合作。如果大股东不愿合作,我就继续增持成为第一大股东,到时,我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重组三特索道。”三特索道股东大会前夕,孟凯向记者介绍他的举牌计划。

  在此期间,三特索道董事长齐民曾借助媒体,与孟凯多次隔空交锋,未有结果。

  4月18日下午两点,三特索道临时股东大会在武汉总部召开,审议增发股票方案。审议结果将决定孟凯举牌的成败。会前,孟凯曾多次呼吁股东反对此次重组。

  结果出人意料,孟凯最后投票支持增发方案,态度发生180度的转变。这次会议结束5个小时后,孟凯向本刊记者介绍,直至表决前5分钟他才决定投赞成票。“一个心态是很生气,他们定增不通知我,不带我玩;一个心态就是静下心来,我投了2亿元进去,要把公司做起来,产生效益,我要共赢。”孟凯说在表决的瞬间,自己是一个矛盾体,“三特管理层不能这样对待我,我很烦他们,但最终我还得求和,理性战胜了感性。”

  孟凯依然表示成为三特索道大股东的想法,但2013年底以后,他多次减持三特股票。

  时至今日,孟凯已不愿意提及这段经历.。他的一位朋友说,他在三特索道没有赔钱,但反思这是一次不成功的经历,远没有达到预期,也给他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孟凯曾透露,转做相关的旅游行业以平衡餐饮业风险,“这叫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上述朋友认为,孟凯是一个做实业的人,进入资本市场之后有了钱,也有了资本意识,也有不少人找过来提供投资机会。这样的资本诱惑,就像在他面前突然打开一扇大门,去尝试是人之常情,但不同于做餐饮,他只是一名资本市场的新手,而对手却是资本运作老手。

  不了的湘鄂情

  虽然举牌三特索道只是孟凯的个人行为,但他的目的却是为湘鄂情转型寻找机会。他与湘鄂情,总是分不清。

  2013年9月25日,湘鄂情发布公告,公司面临被武汉拉斯维加娱乐有限公司借合作经营之名骗取6000万的风险。

  2011年1月24日,湘鄂情子公司湖北湘鄂情餐饮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湖北湘鄂情)与拉斯维加和自然人徐莉签订合作协议,湖北湘鄂情购买拉斯维加、徐莉拥有的两块土地50%的使用权。湖北湘鄂情将与两方成立项目公司,用于拓展餐饮连锁。2011年1月,湖北湘鄂情支付合作项目款6000万元。之后,湘鄂情又以5100万元购买上述两块土地20%的使用权及地上全部附属资产。

  9月24日,湘鄂情收到律师函,得知拉斯维加股权纠纷难了,它的股东为一名郭姓人士,徐莉并非真正股东。同时,这一资产已经被法院查封。

  此次投资失误尚未有最后结论,但孟凯为了避免上市公司受损失,最终自己买单,以个人资金收购上述纠纷土地使用权,花费7200万元。

  “这实际上是上市公司的损失,虽然当时收购决策者是孟凯,但他没必要牺牲自己的利益。”孟凯的一位朋友称。

  过去一年,孟凯多次减持自己持有的股票,筹措资金资助湘鄂情。2013年底至今,孟凯已先后4次借钱给上市公司渡过难关,总额为7500万元。

  孟凯的上述朋友说,孟把自己与上市公司绑在一起,没有分开,这是优点,但也危险。牺牲自己利益的同时,他也可能被认为是独裁。

  在湘鄂情,孟凯身兼董事长、总裁两职,公司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湘鄂情转型为环保企业,曾有数位高管反对,最终被孟凯一一说服。他在公司对外投资、收购出售资产、资产抵押、对外担保事项、委托理财、关联交易等事项中都享有决定权,湘鄂情规模达到一亿金额的投资项目,一度只需孟凯签字即可。

  去年10月,北京证监局向湘鄂情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为孟凯个人权限过大,要求公司进行整改。之后,湘鄂情董事会限定孟凯每年对外投资权限不超过3000万元,大额项目需董事会、监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

  “这应该是有人对他有了意见。”孟的上述朋友认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footerbottom
返回顶部